粤媒质疑FIFA否决高拉特标准不清晰 建议足协据理力争

2020-07-03 17:05

有媒体报道称,高拉特代表中国队出战卡塔尔世预赛基本无望,原因是他没有满足国际足联“球员在年满18周岁后在相关成员协会的领土上不间断地生活至少五年”的要求。

高拉特在2018年下半年回巴西,2019年初租借到帕尔梅拉斯,2019年5月提前终止租借合同回到中国。他离境的连续时间确实超过了半年。但是,如果按照自然年,2018年和2019年,高拉特都待满了半年。

在国际足联的规定中并没有“连续居住”的具体定义。既然没写明,并且“连续居住”概念在各国政策常见并且有相对统一的解释,那么就应该默认参照各国最常见的规定——也就是按照自然年,超过一定时间来计算。

退一步来看,如果各国标准不同,而国际足联又没作出详细界定,那么就应该参照球员申请入籍国对于连续居住的要求。高拉特已经顺利入籍中国,就说明他符合相关规定。

有人举出天津权健外援莫拉斯成功归化乌克兰的例子,试图论证“连续居住5年”的必要性。莫拉斯在2012年7月18日从保加利亚转会到乌克兰球队,2019年入籍;但在2017年2月28日至6月30日短暂租借到天津权健。

因此,说莫拉斯租借时已经满5年居住是不对的:2012年7月18日到2017年2月28日,他在乌克兰连续居住显然没有五年。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莫拉斯在租借到权健之前就已经满足在乌克兰连续生活五年的条件呢?事实是,即便从2011年他第一次到乌克兰踢球算起,中间同样去过保加利亚踢了一年,就算中途回过乌克兰并且居住超过半年,和高拉特至少也是类似的情况。

莫拉斯成功入籍乌克兰并代表国家队出场,去年欧预赛葡萄牙和卢森堡还为此上诉,认为莫拉斯违规,但遭欧足联驳回。这也印证莫拉斯归化的合规性。

不过,同期申报的洛国富和阿兰,都在3月9日获得国际足联运动员身份委员会通知过关,高拉特的身份确认“搁浅”也是事实。

但是,这并不代表国际足联一定是对的,他们的规定就语焉不详。高拉特短暂的租借经历,确实给了国际足联操作和解释的空间。毕竟高拉特如果入籍成功,对国足的同组竞争对手是很大的威胁,而国际足联对于归化球员的审批也越来越慎重。

现在应做的是据理力争,向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委员会出示更多证据,以证明高拉特的连续生活时间没问题。无论根据规则还是根据过往案例,如果能够及时沟通,高拉特仍然有机会赶上这一届国足和世界杯预选赛。反之,如果等到国际足联“盖棺定论”,再上诉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那就希望渺茫了。

高拉特的国足梦,要和时间赛跑。

羊城晚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