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就是没有风格”的图赫尔,是切尔西的一个有趣选择

2021-01-28 16:00:55      编辑:CCVA5直播吧

切尔西所期待的,应该是图赫尔治下球队令人激动的攻势足球,但图赫尔执教球队之后,他们会在某些时候发现,这是一个有趣的挑战。The Athletic记者Raphael Honigstein就谈论了这一问题。

托马斯-图赫尔在2004/2005赛季担任斯图加特U19梯队助理教练时,看起来有些不同。

31岁的图赫尔还没有成为严格的素食主义者和拒吃碳水化合物之人,也没有穿黑色的标志性针织衫,这让他看起来像一个特别瘦高的人类学教授,或者是一位著名的建筑师。

这位球员时代扮演中后卫角色,拿到了经济学学位的主教练,身穿一件得体的大衣,留着流行的英式发型,确实符合人们对切尔西主教练的想象。撇开这些肤浅的东西不谈,图赫尔的能力,也确实让他赢得了切尔西的青睐——他就是一位矛盾的天才教练,一位才华横溢的战术研究员和一位足球科学家。他会深入挖掘比赛的细微之处,也是一个经常将同事逼到极限,甚至超越极限的人物。

因膝盖伤病而结束职业生涯之后,图赫尔被他的乌尔姆主教练朗尼克推到了青年队教练的位置上——在他的努力下,斯图加特U19梯队收获了联赛冠军。

图赫尔的前任领导克莱齐在丹尼尔-莫伦、沙克特撰写的图赫尔传记中回忆道:“图赫尔能够‘解剖’对手,他有‘X光’般的视力。他的比赛计划总是能够取得成功。”但他粗暴的作风让球队拒绝与他续约。随后,图赫尔去了奥格斯堡,之后又去了美因茨。在美因茨,他以青年队主教练的身份,再次赢得了U19联赛的冠军。

2009/2010赛季,在约恩-安德森离任之后——德国足协杯首轮,美因茨便被低级别联赛球队吕贝克淘汰——球队老板海德尔将目光锁定在了35岁的图赫尔身上。

图赫尔在美因茨青年队就展现出了自己的执教潜质

图赫尔很快就以娴熟的攻势足球风格闻名欧洲,他曾两支带领这支规模最小、资金最匮乏的德甲球队(每年预算仅为1500万欧元)杀入欧联杯。在他执教美因茨的五年时间里,只有当时的德甲四巨头——拜仁、沙尔克、多特蒙德和勒沃库森——进球数能够超越美因茨。这也一度让他在美因茨的地位,超越了球队标志性人物克洛普。

与克洛普不同,图赫尔成功地利用了美因茨球员的能量,在比赛中不断压制对手,图赫尔从李小龙那句“我的风格就是没有风格”的名言中得到了灵感:他的美因茨有着一套自己非常娴熟的技战术套路,每一场比赛都会有新的变化,“无需思考”就先发制人,限制住对手的优势。

多年后,图赫尔更是面对一群特立独行的经济学家,展开了一场名为“规则破坏者”的演讲。他说道:“我们打破了所有的规则(固定的比赛套路和固定的首发阵容),并不是为了这个,而是因为我们在各方面都处于弱势,是被迫的。”

到2014年夏天,图赫尔在美因茨的任期结束之时,他调教下的“完美”美因茨,每场比赛可以切换6次阵型,即使是面对瓜迪奥拉的拜仁,他们也有一较高下的能力。

之后,图赫尔选择了离开,并开始了一年的休假——这是因为他意识到美因茨已经没有更大的世界需要去征服了。

从那以后,美因茨也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够将球队再次带到这一高度的继任者,而且他们也意识到,继续与图赫尔合作,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一位接近更衣室的消息人士回忆道:“图赫尔对球员的要求太苛刻了,以至于很多球员都无法忍受。他根本不会原谅他人,而且处事夹杂着私人恩怨。”

美因茨替补门将海因茨-穆勒更是将图赫尔视为“独裁者”。

图赫尔一直将瓜迪奥拉视为自己的偶像,而且他也与这位西班牙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种友谊是基于两人对战术有着同样的痴迷。图赫尔还喜欢阅读战术专栏作者Rene Maric的各类文章,并在2015年4月,接替克洛普出任多特蒙德主帅之时,委托Rene Maric编写球探报告。

在以往共事的球员看来,图赫尔并非一名容易相处的主教练

图赫尔改变了球员们的饮食习惯,用全麦食品取代深受球员喜爱的意大利面。更重要的是,图赫尔向球员们介绍了“差异学习”理论,这是体育科学家Wolfgang Schollhorn的理论,这也是15年前瓜迪奥拉的导师Paco seirull - lo在巴塞罗那所传授的理论。Schollhorn的主要假设是,球员的技能不是通过反复训练来磨练的,而是通过让他们面对不断变化的一系列问题,来调整自己的应对能力。

图赫尔让他的球员在不限制范围的球场上踢球。他会让球员们多用膝盖触碰对方,或者让防守球员手抓网球,以防止他们和其他防守球员纠缠在一起。又一次,当他希望球员能够在进攻中更多利用垂直方面的联系之时,他将训练场最后三区改成了三角形。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训练变得更加困难,让球员更加疲惫。相较之下,真正的比赛就轻松多了。

执教多特蒙德的首个赛季,这支球队表现得非常流畅,控球能力非常强,几乎可以威胁到瓜迪奥拉治下拜仁在德甲的统治地位。在克洛普率队前行7年之后,图赫尔将原本看起来疲惫不堪的球队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他认为“我的角色是一个服务提供者,我在这里帮助和支持球员”,并补充说比赛是属于球员的。用温格的话来说,图赫尔认为自己是天才的推动者。

但这种成功,也为未来的冲突埋下了种子。胡梅尔斯、姆希塔良和京多安都在图赫尔开创新的模式下有着出色的表现,以至于他们被更大、更富有的球队所挖走。虽然多特蒙德有6名前途光明的年轻球员填补了这3名球员的空缺,其中包括年轻新星奥斯曼-登贝莱,但图赫尔对球队高层没有努力留住这三名关键球员感到失望,并不同意他们对新球员的一些选择。

2016/2017赛季的季前赛中,事情发生了一些丑陋的转变。多特蒙德董事会顾问扬-亨里克-格鲁泽克在去年2月透露,图赫尔曾错误地将一条吐槽体育总监佐尔克的短信,发给了佐尔克——原本这条短信,他应该是发给自己经纪人奥利弗-梅金的。格鲁泽克说:“他们的关系在那个时候就结束了。”

有传闻说,图赫尔早些时候就看起来不高兴与球迷们建立联系,还错过了一场重大的球队活动,即1966年欧洲优胜者杯决赛胜利50周年纪念。

格鲁泽克补充说道:“他从来不想成为球队历史的一部分。”

图赫尔在训练方面有自己的特殊方式

莫伦和沙克特在他们的书中引用了很多球员的话,他们认为作为一名主教练,图赫尔确实很出色,但在个人层面,他很难与他人相处。前多特蒙德门将魏登费勒说:“从体育的角度来看,图赫尔的地位无可动摇。他的训练课非常出色,他是一名有远见的人。但从个人的角度来看,这种方法在某些领域并不奏效。”

图赫尔和球队首席球探米斯林塔特之间发生了争执,并禁止这位首席球探进入训练场。球队的员工们生活在被图赫尔暴脾气支配的恐惧之中——一点儿小事,就可能让他的情绪爆发。多特蒙德继续在比赛中表现良好,但图赫尔与董事会、更衣室等方面的关系,随着赛季的深入,关系也越来越紧张。

终于,这颗定时炸弹爆炸了。

2017年4月11日,一名叫温菲尔德的男子试图谋杀多特蒙德的球员,这个人在多特蒙德前往对阵摩纳哥的欧冠比赛途中,于酒店外炸毁了球队大巴。后卫马克-巴特拉手臂骨折,但其他球员奇迹般地幸免于难——温菲尔德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押注多特蒙德的股价会在暗杀发生后崩盘。最终他被判处14年监禁。

这场欧冠四分之一决赛的首回合比赛,也因此被延迟——但只推迟到了第二天晚上。多特蒙德球员显然惊魂未定,他们首轮2-3输掉了比赛(随后客场1-3输球)。

图赫尔抱怨说他受到了球队要求参赛的压力,但多特蒙德坚持说主教练已经同意在24小时后重新安排比赛。双方的信任完全崩溃了。诚然图赫尔在这个赛季率队夺得了德国足协杯的冠军——这也是后克洛普时代,多特蒙德的唯一冠军奖杯——但随后便遭到了解雇。

瓦茨克也认为图赫尔是一名很难相处的主教练

多特蒙德首席执行官瓦茨克从未透露图赫尔离开的全部细节。然而,他一再表示,图赫尔是“一名出色的教练,但也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

图赫尔的经纪人奥利弗-梅金也承认了这一点。他说:“图赫尔有着巨大的能量,但也有存在着问题。对于他而言,要么一切都顺风顺水,要么什么都不做。在图赫尔鼓励下开始从事球探工作的内格尔斯曼就曾说,图赫尔是那种‘要么与人相处得很好,要么完全相处不了’的主教练。”

一年后,图赫尔在巴黎圣日耳曼找到了自己的下一份工作。他是一名非常聪明,且有自我意识的人,他会努力工作,不断从错误中学习。他在那次名为“规则破坏者”的演讲中说:“忘记并从最伟大的、最意想不到的成功中继续前进,比忘记并从失败中继续前进更重要。”

2018年8月,在对阵摩纳哥的法国超级杯比赛中,图赫尔第一次带领巴黎圣日耳曼取得了成功,他接受了球员递上的香槟,并在媒体面前延长了法瑞尔的《与他们一起快乐》。考虑到图赫尔在巴黎圣日耳曼的工作时间相对较短,这种感觉真的非比寻常。

让巴黎圣日耳曼的超级巨星们团结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图赫尔执教球队期间,除了一些零星的负面消息之外,他控制得很好——执教球队的两个赛季里,图赫尔都率领这支球队拿到了法甲冠军。更加重要的是,图赫尔比任何人都接近率领巴黎圣日耳曼夺得欧冠冠军。他的球队在去年8月对阵拜仁的欧冠决赛中创造了很多机会,如果双方能够再次交战,图赫尔的球队想必可以轻松取胜。

然而,图赫尔并没有获得继续执教巴黎圣日耳曼的“许可”。这一次,与巴黎圣日耳曼体育总监莱昂纳多分道扬镳,争论的焦点之一是转会交易——德国这边的消息来源表示,图赫尔之所以离开,是因为莱昂纳多试图影响图赫尔的球队选择和训练制度,但莱昂纳多否认了这一点。

图赫尔在圣诞夜被解雇,但巴黎圣日耳曼支付了德国人合约余下的半年薪水——这让他可以立即寻找一份新的工作。

图赫尔离开巴黎圣日耳曼的原因之一,是他与莱昂纳多之间的矛盾

切尔西很清楚图赫尔的暴躁脾气,并寻求了很多与之共事的经纪人、球队高层的意见。然而,即便是在几乎没有图赫尔朋友存在的多特蒙德,高层们也不会否认图赫尔出色的能力。他治下的球队能够展现出极好的、流畅的攻势足球。一位球队消息人士告诉The Athletic记者:“他总能得到一个顶级职位,因为他在球队表现得很出色。”

切尔西相信图赫尔能够将球队和球员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这样的冒险是值得的。在2016年夏天邀请孔蒂出任蓝军主帅之前,格兰诺夫斯卡就曾与图赫尔进行过交流,并且有着不错的印象。

关于图赫尔是否适合这份工作,最有趣的问题之一,其实是图赫尔自己提出的,理由更多的是关于他的战术方法,而不是他的火爆脾气。2017年,就在多特蒙德遭遇炸弹袭击的几周前,他告诉伦敦作者本-利特尔顿,为什么切尔西主教练经常经历那种残酷的环境,这种情况可能并不适合自己。

“每个球队都有一种精神。”图赫尔在利特尔顿的《边缘:商业可以从足球中学到什么》一书中说道,“有一些球队,比如阿贾克斯、阿森纳、巴塞罗那、米兰,他们喜欢一种具有观赏性的比赛:不仅仅关于赢球,还包括你如何赢球和踢球。其他的球队,比如现在的切尔西,或者马德里竞技,则更倾向于不惜一切代价取得胜利。每一支球队都有自己的魅力和光环。例如,热刺就像多特蒙德,他们敢于冒险,喜欢刺激。我的足球哲学是一种美学:美学意味着控球,控制比赛节奏,每分钟都在进攻,并尽可能多地进球。”

利特尔顿问图赫尔是否会在一支不惜一切代价赢得胜利的球队工作之时,他回答说,他当然也相应,但如果老板的要求与自己的足球信念相冲突,那么他会心存疑虑。他说:“我必须诚实地面对自己,问自己是否是那个拥有合适性格的合适人选,是否有适合的方式为球队带来快乐。或者在有许多反对意见之时,我可以说:‘伙计,我们之间会出现误会的。’但球队本身应该意识到他们所代表的是什么。”

阿布的切尔西想要的是成绩和比赛的观赏性,当然,他们还需要一名超级有魅力的星级主帅。阿布理想中的主教练应该是一个温顺的“部门经理”,完全能够接受自己无法掌控球队大局的事实,不会去制造太多的麻烦。

然而,图赫尔的情况恰恰相反,他是欧洲足坛最不稳定、最复杂的主教练之一。让这样一名主教练去调和切尔西的内部矛盾,无疑是切尔西所做出的,最引人注目的有趣选择。